便秘从脾肾论治

   

关键词:便秘

便秘通常大多用通下或润下类药如硝、黄、牵牛、巴豆或麻仁之类,笔者曾用之,或效或不效,疗效不近人意,而使用健脾或健脾益肾法治疗每获良效。现报道如下。

1 临床资料

1.1 一般资料 选用病例来自2003年11月~2004年12月门诊病人,随机抽样;总病例31例,男18例,女13例,年龄最小15岁,最大86岁,平均56.5岁。

1.2 诊断标准 排便次数减少,排便周期延长,或粪质坚硬、便下困难,或粪质稀软、出而不畅。有肠道器质性病变除外。

1.3 分型 大致分两型,肠道津伤型:大便干结,便下困难,舌苔少津。阴结脾约型:大便不干而难下,甚至稀软,舌苔黑灰而质滑。

1.4 疗效判定标准 痊愈:服药后3天内便软较易排出,每日1~3次,停药1周后大便排出顺利,3月后回访,病情无复发。显效:服药后3天内便软较易排出,每日1~3次,停药1周后大便排出顺利。有效:服药期间便软,排便通畅,停药1周后,病情反复。无效:服药7~10天排便仍困难。

1.5 治疗方法 肠道津伤型:白术30g,生地10g,升麻3g。阴结脾约型:白术30g,肉桂6g,干姜10g,厚朴12g。病情单纯仅据分型以此2方作汤剂煎服;病情复杂通过辨证处方后分别加上此2方煎服。

1.6 疗效评价 痊愈12例,显效16例,有效2例,无效1例总有效率96.8%。见效最快8h,最慢4天,平均32h,疗程最长12天,最短5天,平均疗程8天。

1.7 典型病例 患者,男,86岁,有长期反复便秘史,5天前晨起时,发现语言不清,右侧上、下肢乏力,抓握、行走困难,纳谷不香,不思饮水,大便4日未行(平素大便5、6日1次,质不硬粘滞难下),小便清长,舌淡红,苔灰白腻而厚,脉弦滑。头颅CT报告:左侧半卵圆中心腔隙性梗塞。中医辨证为:中风病(风痰阻络,阴结脾约),治以健脾益肾,化痰通腑,方药以二陈汤加白术、干姜、肉桂、厚朴、鸡内金、焦三仙,其中重用白术,量30~40g,其他药均为常用量;2剂药后,语言稍清晰,纳食渐增,大便已通,小便可;5剂后语言渐清晰,左侧上下肢力量增强,大便通畅,日行1次;以上方为基本方加减,其中白术、干姜、肉桂、厚朴4药为必用,15剂后,语言肢体功能基本恢复,二便正常;2月后随访,病情无复发,便秘、中风病临床治愈。

2 讨论

便秘是临床常见症状,其总的病机是腑气不通,一般认为或津伤肠燥、失于濡润;或肠道阻塞、腑气不通;或气虚气滞、大肠传导失司,药用承气类清热泻腑、麻仁类润肠通便。笔者临床运用体会到近期改善症状尚可,远期疗效不近人意,究其原因,责其为治标之法,其病位之原在脾胃。东垣所谓“治病必求其源,不可概用牵牛、巴豆之类下之,源者何在,在脾胃。脾胃之药,首推白术,尤须重用,始克有济,然后分辨阴阳佐之他药可也。”或曰:“便密一证理应以通幽润燥为正途,不见夫麻仁滋脾丸、番泻叶等已列之常规。君今重用白术,此燥脾止泻之药也,施诸便密,岂非背道而驰,愈燥愈密乎?”叶氏有言:“脾宣升则健、胃主降则和,太阴得阳则健,阳明得阴则和,以脾喜刚燥,胃喜柔顺,仲景存阴治在胃,东垣升阳治在脾。”便干结者,阴不足以濡,然从事滋润而脾亦不能为胃行其津液,终属治标,治任白术,运化脾阳,实为治本之图,故笔者治便秘,概以生白术为主力、少则一二两,重则四五两,便干结者加生地以滋之。时或少佐升麻,乃升清降浊之意,至于便难下而不干结,更或稀软者,其苔多呈黑灰而质滑,脉亦多细软,则属阴结脾约,又当增加肉桂、附子、厚朴、干姜等温化之味,不必通便而便自爽。

黄玉明 2005-8-17 21:35:40 中华医学实践杂志 2005年8月 第4卷 第8期

作者单位:430080湖北武汉,武汉市青山区新沟桥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

中国胃病专家网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3 - 2006 , All Rights Reserved